將展示鄉村文化、帶動鄉村發展納入節目策劃中

  • 时间:

【海底捞垃圾被拒运】

隨著政策引導的發力以及節目模式的迭代,真人秀呈現的鄉村形象已發生改變——從早期的短期體驗地和任務完成地轉成為綜藝節目的公益幫扶對象和生活居住地,從節目邊緣地位轉變為都市人遠離城市喧囂的“世外桃源”。2006年開始播出的《變形計》在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的背景下,讓都市孩子體驗農村生活。其後,《花樣年華》《明星到我家》也邀請都市人到鄉村。這裡的鄉村多以條件簡陋的形象出現,為的是以獵奇吸引觀眾眼球。直到2013年《爸爸去哪兒》,邀請明星父親與子女到村莊居住,獨特的節目形態獲得了不俗的收視效果,帶動了戶外真人秀的發展。此後的戶外節目紛紛將目光投向鄉村,正面的鄉村形象開始大規模出現在熒屏之上,《奔跑吧兄弟》《了不起的挑戰》《偶像來了》等節目都涵蓋了鄉村題材。不過,在這些節目中,鄉村更像是嘉賓的“游樂設施”,編導根據鄉村已有資源和條件設置任務讓嘉賓挑戰,推動節目情節發展。這類“快綜藝”追求競技感、快節奏、強衝突,卻容易落入過度娛樂化、依賴明星效應的窠臼,亟待改造升級。2016年,《脫貧大決戰》開啟了綜藝節目幫助鄉村實現定向脫貧的旅程。鄉村成了公益目標,創作者希望借助節目影響力引起觀眾對鄉村的重視,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鄉村類真人秀也開始提高自身的公益屬性,將展示鄉村文化、帶動鄉村發展納入節目策劃中。在都市人消費方式轉型、對“快綜藝”產生審美倦怠的背景下,2017年推出的《嚮往的生活》率先開啟我國鄉村類“慢綜藝”的先河。節目邀請何炅、黃磊等前往蘑菇村居住,自給自足、自力更生,通過紀實手法記錄他們的日常狀態。創作者強調自然情境設計,柔性敘事展開,營造一幅“歲月靜好”的和諧畫面,向觀眾傳遞“簡單的才是真實的,真實的才是嚮往的”的理念。這裡的鄉村已變成田園生活的典型代表,現代人逃離壓力、追尋自我的理想場所。

總而言之,在中國特色的社會背景和國情下,鄉村類真人秀應讓提高公益屬性、彰顯社會價值成為題中之義,承擔起宣傳鄉村文化、帶動鄉村發展的重任,摒棄單純將“鄉村”作為吸睛標簽的做法,真實呈現鄉村發展的蓬勃朝氣,響應鄉村振興戰略,助力美麗鄉村建設。鄉村因文化環境優勢,成為戶外真人秀的重要拍攝場地。近年來,以鄉村為表現對象的真人秀日益增多。鄉村題材作品的涌現固然可喜,但這些節目往往存在對鄉村形象呈現失真的通病,要麼矮化偏頗,要麼片面單一。在鄉村振興戰略推進得如火如荼、鄉村面貌發生巨變的當下,不少創作者仍先入為主地為鄉村設定帶有刻板成見的熒屏形象,這不僅和現實相違背,更和時代脫了節。對聚焦鄉村的綜藝節目而言,升級話語體系和表達手法,塑造積極發展的鄉村形象,成為轉型趨勢。

雖然慢綜藝打破了鄉村以“低級形象”出現的尷尬境地,但創作者對鄉村的展示更多還是停留在自身生活和鄉村美景展示之上,存在一定片面性,容易產生“作秀”的質疑。未來創作者還需將鏡頭探入到真實的鄉村生活,展現鄉村新文化,重視當地人的精神需求,帶動鄉村的多元發展。就拿《嚮往的生活3》來說,相較於前兩季以嘉賓為中心展開敘事,新一季節目讓鄉村成了核心要素,實現了敘事線索的升級。一條線索是生活線,以真實為導向,呈現鄉村的生活、飲食、風俗與文化。另一條線索為調研線,節目在深扎鄉村的基礎上,用幫扶觀察的角度切入“鄉村國情調研”,讓鄉村成為節目的“研究對象”和“記錄目標”。節目還邀請體驗嘉賓和專家學者組成田野調查小組,前往田間地頭以及普通農戶家中,瞭解鄉村發展的真實需求,提出可行性的建議對策,讓推動鄉村發展落到實處。如今,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變成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鄉村類真人秀應充分發揮特有的文化功能和社會價值,不僅要號召人們追尋美好生活,更要幫助人們創造美好生活,讓鄉村成為都市人和鄉村人共同嚮往的生活場域。從這個角度看,《嚮往的生活3》為意義做“加法”、為刻意做“減法”的轉變,為鄉村類真人秀的迭代升級進行了有益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