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搭錯七十-」龍哥亦難忘電影《搭錯車》的歌曲

  • 时间:

【宜宾地震遇难名单】

訪問當天,龍哥氣如洪鐘,更將腿抬到花槽旁壓腿,這位七十三歲的老人家壯健非常。龍哥有何養生之法?他笑言:「看我外表精壯,但在拍武俠片時關節曾斷了三截,腰又有問題,我是老牛破車,老人病都有,要食血壓藥。」對於生老病死,龍哥就引用了著名詩人陶淵明的《神釋》說:「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花開花落,人來人散是常事,誰可避過呢?」

舞臺首秀扮「啞叔」今次的音樂劇《搭錯車》是改編自一九八三年的經典同名電影,當年電影獲得多個獎項,故事講述了親情、愛情、友情,帶出珍惜眼前人的訊息。龍哥說:「作為一個表演藝術家要有修養又要不斷進取,這個劇本很好。以我的人生經驗及體會來講,愛情的情是乍見之歡;愛就是恆久不變及包含無私的奉獻,這才叫真愛,是經得起考驗的。故事有如此好的立意,我為何不做呢?」多年來,龍哥拒絕過不少電影、電視劇的邀請,他不諱言很怕接觸惡劣品味的作品,他說:「我推戲原因是『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我不會為幾鬥米折腰,我不想有人說香港電影差、不擇手段,只向錢看,低俗絕望。」

圖:狄龍在演藝圈逾五十載,仍不斷求進步

親子教育以身作則原來龍哥多年來都是舞臺劇捧場客,但一直到今時今日才接演,他笑說:「以前怕衰不敢做,現在老皮老骨,都耐我不何了,哈哈。」《搭錯車》故事重點是父女親情及帶出珍惜眼前人的訊息,狄龍坦言也會將自己對兒子的感情投放在演出之中。兒子譚俊彥有一對子女,作為爺爺的狄龍也愛享受天倫樂,但他笑指自己是一個「木訥爺爺」,平時跟孫兒相處的時間不長,所以話題不多。但他會鼓勵兩個孫多去公園接觸大自然,人生不應只被物質充滿。他亦反對小朋友扭計哭鬧,成年人便給手機安撫,他接受不了這樣的教育方式。教育的責任,在於父母,他對兒子習慣長話短說,不愛囉嗦。

首次演音樂劇,對龍哥來說已是一大挑戰,而且角色是扮演「啞叔」,全劇沒有對白,他更要學習手語。他說:「這是我演藝生涯中第一次的嘗試,不是啞等如沒有表現,沒有境界的境界都是一種境界。」當年電影《搭錯車》的「啞叔」一角由孫越飾演,他憑此角奪金馬影帝。龍哥表示當年看了這部電影很多次,他讚賞孫越是一位有成就,大器、有內涵有智慧的演員。至於要學習手語,他承認是有一定複雜性,亦覺得自己並未做到完美,唯有靠面上的表情彌補不足。他分享道:「初頭練手語已經打冷震,血壓由140升至150多,搞到要求醫。壓力是有的,因為手語好快、好頻密,轉接位好短,年輕時候學可能好些,年紀大會學得較慢,我會盡量剋服。」龍哥亦難忘電影《搭錯車》的歌曲,大讚歌詞寫得好,他說:「沒有天哪有地,沒有地哪有家,沒有家哪有你,沒有你哪有我……人最重要有感有受、活在當下、欣賞當下。」

狄龍在演藝圈逾五十年,拍攝了無數膾炙人口的影視作品,他在經典電影《英雄本色》是有情有義的朱子豪、在電視劇《包青天》是正氣凜然的包大人,無不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常說活到老學到老,二○一九年,龍哥再接受新挑戰,踏進舞臺劇界,將演出音樂劇《搭錯車》,獻出在舞臺的第一次。能夠打動龍哥,全因之前看過了黃百鳴與麥嘉演出的舞臺劇《一代天嬌》。龍哥接受大公報專訪時說:「我看完黃百鳴那次的演出,覺得他進步很多又剋服了不少困難,他唱薛覺先的歌令我有驚艷的感覺。」

影帝級人馬狄龍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是古裝片的大俠;八十年代是英雄片的江湖大哥。他演的角色深入民心,直至現在大家見到他仍會稱呼他為「龍哥」。身形高大的龍哥外表冷酷,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但現實中的他風趣幽默、字字珠璣、出口成文,愛分享道理。雖然他已達七十三歲的高齡,在演藝圈超過五十載,但仍不斷求進步,勇於挑戰自己,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智者。\大公報記者溫穎芝(文)蔡文豪(圖)

狄龍有感作為父母應該以身作則,要「清濁並包,善惡兼容」,並懂得從錯誤中學習。他解釋,正因為自己年輕時曾犯下大錯,試過飲酒時與外國人爭執,被警方拘捕,在監牢時想到不止自己一個人痛苦,家人及關心自己的人也會一齊承受,自此他都盡量少飲酒。對於下一代,龍哥只希望他們可以腳踏實地、自食其力,他認為:「平凡是福,一家人齊整就好了。」不止家人,有時打開報章看到一些舊戰友離開,難免傷感,他說:「中年心事濃如酒,慢慢會體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