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增长利率-6月社融口径下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少增69亿元

  • 时间:

【北大牌匾通知书】

報告發佈時間:2019年7月13日

作者:寇寧/Z0002132/,一德期貨宏觀經濟分析師

原油&燃料油 · 有憂無患波段可期瀝青 · 旺季預期存在,做多裂解價差塑料&PP · 三季度供需由弱轉強,四季度供應壓力仍在PVC · 低供應VS更低需求,價格區間收窄,以空為主PTA:最後的瘋狂?MEG:鹹魚難翻身紙漿 · 熊市短期難以結束,關註下游備庫節奏橡膠 · 非標套利落下帷幕,行業格局迎來新篇章

6月,國內社會融資表現強勁,新增人民幣貸款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是支撐社會融資環比改善的主要因素。新增人民幣貸款環比多增主要受季節性因素影響,而社融口徑下新增人民幣貸款同比少增,表明當前實體信貸需求依舊疲弱。地方政府專項債6月發行加速主要受到政策性因素的影響, 預計三季度地方政府專項債發力力度將進一步加速,三季度地方債對社會融資環比支撐仍將存在。

02專項債券穩步增長,長期信貸大幅回落

1.專項債發行加速 表外融資壓力猶存

正文01社融信貸環比改善,貨幣增長維持穩定

社會融資餘額同比增長6月創下10.9%的12個月高點,但其主因基數效應的影響。除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外,表外融資同比少減4791億元,是支撐社會融資同比走強的主要因素,而表外融資同比的大幅改善主要原因來自去年同期表外融資的大幅下降,而環比上,受新增委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降幅加大的影響,三大表外融資合計環比多減671億元。

6月,國內社會融資規模2.26萬億元,環比多增8648億元,高於1.9萬億元的市場預期;國內新增信貸1.66億元,環比多增4800億元,不及1.7萬億的市場預期(見圖1)。同時, M2同比增長6月持平於5月的8.5%,低於8.6%的市場預期;M1同比上漲1%至4.4%(見圖2)。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德菁英匯。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6月以來,當局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裕,銀行間市場7天質押式回購利率由5月的2.65%進一步降至2.5%,與此同時,全國地區性民間借貸綜合利率指數由5月的15.25下降至14.9,這表明,6月企業信貸的疲弱,並非銀行惜貸的結果,而主要受到企業投融資需求疲弱的影響,而6月地方債發行加速,進一步凸顯了當前基建投資力度加大以對沖實體經濟下行的現狀。在當前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實體經濟需求疲弱,利率水平持續下行的背景下,短期內貨幣政策全面寬鬆的必要性不大,貨幣政策或繼續維持定向寬鬆,適度微調的操作。貸款利率市場化改革有望提速。

2.信貸增長疲弱 信貸結構未現改善

白糖 · 熊牛轉換階段,鄭糖艱難前行生豬 · 存欄持續下降,豬價仍在爬坡雞蛋 · 產業向左,資金向右,激鬥才剛開始蘋果 · 庫存持續下降,產量增減未知棉花 · 遠期增產預期強烈,價格區間震蕩運行玉米澱粉 ·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6月以來,為了穩定中小銀行信用風險,對沖季末資金緊張,當局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增加貨幣投放,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裕,銀行間市場7天質押式回購利率由5月的2.65%進一步降至2.5%,與此同時,全國地區性民間借貸綜合利率指數由5月的15.25下降至14.9,這表明,6月企業信貸的疲弱,並非銀行惜貸的結果,而主要受到企業投融資需求疲弱的影響,而6月地方債發行加速,進一步凸顯了當前基建投資力度加大以對沖實體經濟下行的現狀。在當前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實體經濟需求疲弱,利率水平持續下行的背景下,短期內貨幣政策全面寬鬆的必要性不大,貨幣政策或繼續維持定向寬鬆,適度微調的操作。在6月金融數據公佈後的新聞發佈會上,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表示,“目前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焦點是貸款利率雙軌,關鍵點是推進貸款利率進一步市場化,推動銀行更多地運用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有利於疏通貨幣政策向市場利率的傳導,有利於降低實際利率。”,預計下半年貸款利率市場化改革有望提速。

03信貸需求仍弱,貨幣全面寬鬆概率不大

煤焦 · 環保預期持續偏強,關註下半年去產能進展動力煤 · 供需兩弱,上半年總體平穩鐵合金 · 淡季不淡,需求應為重點關註對象

6月,國內新增信貸環比季節性回升,但同比增長回落,顯示相對於社會融資的總體改善,國內信貸增長仍舊疲弱。信貸結構上,短期貸款仍是支撐信貸改善的主要因素。新增長期信貸中,企業中長期貸款是拖累中長期貸款增長的主因,顯示出當前企業信貸壓力依舊較大,國內信貸結構仍未現明顯改善。

6月,國內社會融資表現強勁,社會融資規模同比、環比分別多增7723億元、8648元億。在社會融資各分項指標中,新增人民幣貸款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6月環比分別多增4863億元、2328億元,是支撐社會融資環比改善的主要因素。其中,新增人民幣貸款環比多增主要受到商業銀行年中業績考核的季節性因素影響,而6月社融口徑下新增人民幣貸款同比少增69億元,表明當前實體信貸需求依舊疲弱。地方政府專項債6月發行加速主要受到政策性因素的影響,2019年5月財政部發佈做好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工作的意見,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提前下達新增地方債券額度的發行,爭取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地方債券發行。2019年1-5月,我國累計發行專項債8598億元,完成全年進度的40%,這意味著三季度地方政府專項債發力力度將進一步加速,三季度地方債對社會融資環比支撐仍將存在。

6月,國內新增信貸環比季節性回升,但同比增長回落。6月,金融機構新增人民幣貸款環比多增4800億元,但同比少增1800億元,為2018年2月以來最大降幅,同時,金融機構各項貸款餘額同比增長交5月的13.4%進一步降至13%,為2018年6月以來的低點,顯示出相對於社會融資的總體改善,國內信貸增長仍舊疲弱。信貸結構上,短期貸款仍是支撐信貸改善的主要因素。6月,金融機構新增人民幣短期貸款及票據融資環比多增3747億元,而新增人民幣中長期貸款環比僅多增1410億元。同比變化上,儘管受中小銀行風險衝擊,票據融資同比大幅少增1986億元,但短期貸款同比增長2114億元,而中長期貸款同比總體少增24億元,儘管降幅較5月進一步放緩,但考慮到新增中長期貸款基數較低,總體看實體經濟長期信貸增長依舊乏力。新增長期信貸中,居民中長期信貸環比、同比分別多增181億元、224億元,增幅較5月有所回落,顯示6月部分城市上調房貸利率,收緊房貸的影響。同時,企業中長期貸款環比多增1229億元、同比少增248億元,是拖累中長期貸款增長的主因,顯示出當前企業信貸壓力依舊較大,國內信貸結構仍未現明顯改善。

3.貨幣寬鬆,流動性維穩6月,國內貨幣增長總體穩定,企業存款改善明顯。6月,金融機構新增企業存款15629億元,同比、環比分別多增6154億元、14448億元。同時,單位活期存款同比增長由5月3.3%回升至4.37%,是6月M1增長回升的主因,顯示出商業銀行信貸改善,貨幣派生能力增強。同時,6月,財政存款減少5020億元,環比多減5869億元,財政投放力度季節性加大,亦對貨幣供應的穩定構成支撐。

延伸閱讀:半年報宏觀 · 逆周期調節可期,資產價格弱勢分化股指 · 步伐暫緩,以待來日匯率 · 人民幣區間維穩,均衡水平波動國債 · 趨勢向暖,隱憂仍存期權 · 關註波動率機會、靜待新品種登臺

社會融資餘額同比增長6月創下10.9%的12個月高點,但其主因基數效應的影響。6月,除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同比大幅多增2560億元外,新增委托貸、信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三大表外融資同比少減4791億元,是支撐社會融資同比走強的主要因素,而表外融資同比的大幅改善主要原因來自去年同期表外融資的大幅下降,2018年6月,三大表外融資合計減少6915億元,創下歷史最大降幅,而環比上,受新增委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降幅加大的影響,6月,三大表外融資合計環比多減671億元,其中,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的減少主要受到5月包商銀行風險事件的影響。此外,今年以來,三大表外融資中,在新增信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顯著回升的情況下,新增委托貸款降幅確進一步加大。2019年1-6月,新增信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累計分別增加4295億元、8744億元,而2018年兩者分別減少6901億元、6343億元。但同時,新增委托貸2019年1-6月累計減少16699億元,降幅超過2018年全年的減少16067億元,這表明儘管今年以來表外融資收縮對經濟的壓力總體緩解,但金融去杠桿對金融市場衝擊仍然較大,而隨著7月當局加大對房地產信托的監管,預計下半年信托貸款增長將出現放緩,金融監管對錶外融資的影響依然存在。

6月,國內貨幣增長總體穩定,企業存款改善明顯。單位活期存款同比增長回升是M1增長回升的主因,顯示出商業銀行信貸改善,貨幣派生能力增強。同時,財政投放力度季節性加大,亦對貨幣供應的穩定構成支撐。

核心觀點&內容摘要

6月,國內社會融資規模2.26萬億元,環比多增8648億元,高於1.9萬億元的市場預期;國內新增信貸1.66億元,環比多增4800億元,不及1.7萬億的市場預期。M2同比增長持平於5月的8.5%,低於8.6%的市場預期;M1同比上漲1%至4.4%。

今年以來,三大表外融資中,在新增信托貸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顯著回升的情況下,新增委托貸款降幅確進一步加大,表明儘管今年以來表外融資收縮對經濟的壓力總體緩解,但金融去杠桿對金融市場衝擊仍然較大,而隨著7月當局加大對房地產信托的監管,預計下半年信托貸款增長將出現放緩,金融監管對錶外融資的影響依然存在。

銅 · 基本面存支撐,等待宏觀潮水涌來鋅 · 冶煉瓶頸提前突破,基本面帶動價格表現疲弱鋁 · 供給矛盾突出,消費旺季價格可期鎳 · 供應缺口持續縮窄,三季度鎳價繼續承壓鉛 · 供應釋放需求承壓,價格重心下移